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30th Jun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回我媽的娘家待了一個星期,發現老爸都已經有白鬍子了。回家的幾天,號稱膽子最大的他,晚上上廁所還得叫我陪著。雖然農村的老式廁所在屋外面,很髒很臭;山裡晚上外面很黑,也沒燈。但我這種膽小鬼都不需要人陪。而在我沒回家的上一個星期,我爸卻獨自做了很多更“大膽”的事情。也不知道上個星期,他是怎麼過來的。只是聽說他好幾天沒怎麼好好睡過覺了。 本來家人堅決不允許他抽煙的,好不容易已經戒了很長時間了。但我偷偷看見他抽煙時,我卻沒說啥。哥哥叫我去阻止,我拒絕了。這個時候,在老爸心裡的辛苦,只有他自己能體會到的。旁人、甚至家人都只能根據自己看到的東西,片面地去理解,片面地不理解。但實際上很多事情、很多憤怒是藏在背後的,不能表達出來。即使表達出來了,不見得聽的人能理解,反而獲得了不該有的“安慰”。就像在一些時候,我用一些方式發洩自己情緒一樣。我爸也需要大大方方地發洩一下。直到差不多的時候平和地告誡他,“這是最後一根了!”“嗯”。 回想起前幾日舅娘們的聊天:某不孝子“嫁”給某個有錢姑娘以後,婆家父母好不容易去看看他,卻被扔在衛生間睡覺,被抱過的孫子甚至被拿去消毒處理。聽了寒酸。 以往,除了寒假,我回家很少,甚至不太喜歡回家。一年只回家兩三次,可能太少了一點。有機會得多回家看看了。 希望外公在天之靈保佑您可愛的女婿一家!